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床下贵妇,床上荡妇
床下贵妇,床上荡妇

床下贵妇,床上荡妇

夜幕降临,万家灯火通明。

  此时,在一座华丽大院的房间内,正在上演着极为香艳的一幕。

  一名十六七岁的少年正压在一名二十岁左右的美艳妇人身上,上下挺动,华美的木床被摇晃的吱吱作响。

  少年脸上写满了欲望,感受到身下妇人柔软的娇躯,以及双方下。体处紧紧的结合着,让他不由自主的发出阵阵享受的呻咛。

  与之完全相反的是,身下的美艳妇人虽然满面通红,双目迷离,但却一直紧紧咬住贝齿,不让自己发出丝毫声音。

  美妇人年纪二十三岁,正是一个女人一生中最为艳丽的时刻,此时两人虽然正在行云。雨之事,但她的头发却依然扎着一个发髻,乌黑的秀发盘在脑后,显得端庄典雅。

  少年看她这幅模样,腹中欲望之火更甚,只想将其紧紧搂在怀中,好好怜爱一番。

  不知过了多久,随着少年一阵爽快的叫声,木床渐渐的停止摇晃,床上的两人也是紧紧相拥在一起,剧烈的喘息着。

  “好嫂子,感觉如何,比起上次可有进步。”少年将美妇人搂在怀中,摸着她胸前的那对饱满胸部,坏坏的笑道。

  他的名字叫做凌臣,本来是二十一世纪的一名小屌丝,无房无车,只有一份能够保证自己饿不死的工作,是一个生活在社会最底层的小人物。然而,一次偶然的触电,让他的灵魂穿越到了现在这个世界。

  这个世界,和中国古代十分相似,有科举,有诗词,信奉的还是孔孟之道,更让凌臣震惊的是,这里居然存在江湖门派!

  当今天下,国号大明。只是,此大明非彼大明。这个世界的历史,在前面还和中华历史相同,但是到了三国时代的时候,历史却出现了偏差。

  一代雄主曹孟德在赤壁大败孙刘联军,一统天下,建立大魏王朝、之后的历史就与中国历史完全不同了。总之,这里可以看成一个单独的平行宇宙。

  历史继续前行,过了几千年后,本朝太祖天运皇帝建立大明王朝,定都北京。

  之后又过了两百多年,就到了凌臣现在所处的这个时代,此时的大明王朝,国运鼎盛,商业繁荣,一片欣欣向荣之色。

  对于穿越,凌臣是极为兴奋的,前世一个一无所有的小屌丝,到了这个世界,他一下子拥有了一个崭新的开始。

  怀中玉人娇躯微微颤抖,似乎刚刚摆脱高潮的余韵,但听到凌臣的文问话,顿时鼻子一酸,竟然开始小声抽泣起来。

  “唉……”凌臣眉头皱了皱,这个世界的美女很多,可就是礼教观念太重了,动不动就贞洁烈女,三从四德的。就拿自己怀中的美妇来说,她从小就出身于一个书香世家,耳濡目染之下,更是变得贤惠无比,嫁给自己大哥后,相夫教子。

  足不出户,可谓贤惠至极。

  什么?

  你问为何凌臣怎么会和自己的嫂子搞在一起。

  这事就说来话长了。

  总之,凌臣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禽兽,至少他自己就是这么认为的。

  自从适应了穿越者的身份后,凌臣接触的第一个女人,就是现在被他搂在怀中的美妇。

  在这个世界里,凌臣的父母已经仙逝,还未找到一份工活的他,自然是每天都赖在大哥家中,蹭吃蹭喝。

  所谓长兄如父,那么长嫂就如母了,可是凌臣这个禽兽,居然把注意打到了自己嫂子身上。原因无他,实在是嫂子太迷人了。她的闺名叫做柳雨馨,虽然已经生下了一个女儿,但她的身材却没有丝毫变形,依然宛若少女。那美貌的面孔,若是拿到凌臣前世,绝对是电影明星那个级别,而且还是超级大腕那个级别!

  在加上已为人。妻的特有气质,谈吐之间所透露出来的知书达理,温良贤淑气息,对凌臣这种两世小色狼,更是具备着致命的吸引力。

  所以,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趁着大哥没在家中,禽兽凌臣趁机在嫂子茶中下了烈性春药,在那个晚上,他如愿以偿的获得了自己嫂子的身体。

  清醒过来的柳雨馨自然是悲痛欲绝,就要寻死保住名节,但所幸被凌臣救下。

  开玩笑,如果她死了,那自己还不得完蛋。

  心里暗骂着封建礼教害死人,同时凌臣心里也开始发慌,暗道自己色。欲昏心,居然做出这种有违伦理之事,但既然已经做了,也就没什么好后悔的,凌臣恶狠狠的以她的女儿,也就是自己的侄女为要挟,让她不得再寻死。

  不得不说,母爱是伟大的,想到自己年幼的女儿,柳雨馨虽然悲痛欲绝,但还是忍辱偷生了下来。

  封建礼教虽然万恶,但此时也表现出让凌臣惊喜的一面。自己虽然强上了柳雨馨,但她却不得不为此保守秘密。

  想象一下,一旦事情暴露出去,不但她自己将身败名裂,就连她的丈夫也一样抬不起头来,而自己的孩子,更是会被无数人耻笑。每次想到这里,即便是凌臣有再过分的要求,她都会默默的含泪接受。

  从那天晚上之后,凌臣越发得寸进尺了,几乎每隔几天都要悄悄的爬上嫂子的床,和她交合。在凌臣的淫威之下,可怜的柳雨馨虽然万般不愿意,但还是不得不含泪解开自己的罗衫,让眼前那个淫。徒玷污。

  轻轻的捏着怀中玉人胸前的两个硕大的肉。球,躺在自己大哥的床上,凌臣只感觉自己这辈子都值了。能够上到这样一个绝色美妇,自己虽死无怨。

  凌臣的大哥是一名朝廷官员,效力于锦衣卫。因此常年在外奔波,处理各地军机大事。因此,一年中大半的时间里,柳雨馨都是独守空床。而且,根据凌臣从怀中美妇口中套出的情报,她似乎很久没和大哥过过夜。生活了。

  在男欢。女爱这方面,如果得不到补偿的话,女人未必会比男人好过。

  所以,想到自己是在用实际行动安慰嫂子空虚的灵魂,凌臣心中的负罪感稍稍降低了一点。

  “好了,别哭哭啼啼了,都老夫老妻了,你怎么还适应不过来。”凌臣在他胸前用力的捏着,乘机调戏道。

  柳于馨闻言,却是羞红了脸,一直红道耳根上。想起自己丈夫为了这个家在外奔波劳累,而自己却和小叔叔在床上夜夜笙歌,柳雨馨都是心如刀绞,哭的更厉害了。

  “你这个禽兽,你不得好死。”美妇轻咬贝齿,含泪怒骂道。

  “哦,是吗?”凌臣俊俏的脸色露出一丝嘲讽,手中的力度猛然加大,调戏道:“我想刚刚咱俩交欢之时,你恐怕不一定是这么想的。”

  美妇人闻言心中一痛,她自己心里也清楚,刚刚两人交。欢之时,她虽然心中万般不愿意,但肉体上的快感却是出卖了自己。仅仅一个晚上,她却是高潮了整整五次,自己整个人都是一副欲仙欲死的状态。

  而她的丈夫,也是凌臣的大哥,却是在几年前就没再也没有碰过自己一下了。

  柳雨馨曾经怀疑过,也很曾经问过,但都没有得到任何回答。

  数年没有得到男人的滋润,让柳雨馨也是极为煎熬。但是,作为一个出身书香门第的女子,矜持的她却是一直都在压制着自己的欲望。

  “对了,我刚刚得到消息,大哥明天就要回来了。”凌臣似乎想起了什么,微微叹息了一下。

  大哥回来了,他自然无法来这里找她交欢。想到此,凌臣心中不免有些遗憾。

  怀中的美妇人,可谓极品。不但身材超棒,脸蛋貌美,气质之上更是带着独特的端庄典雅。

  床下贵妇,床下荡妇。

  说的就是柳雨馨这样的女子。她的身躯极为敏感,凌臣只要稍稍触碰一下她的身体,她整个人都要剧烈的颤抖一阵。交。欢之时,虽然她脸上写的万般不愿意,但身体却是在自动的配合自己的动作,让凌臣爽的不行。

  可是,欢乐的日子总是短暂的,明天,自己的大哥就要从外地回来了。

  柳雨馨闻言,眼睛睁的大大的。她的丈夫终于要回来了,想到此,她有一种解脱的感觉。自己总算不用再受眼前这个禽兽的侮辱了。

  凌臣也注意到怀中美妇的反应,顿时不乐意了。

  “怎么,你就这么想要我走?”凌臣愤愤的问道。

  美妇人闭上眼睛,转过头去,不去看他。

  这是无声的抗议!

  凌臣见状,心中一阵火起,再看了看眼前玉人羊脂般的肌肤,完美的曲线,顿时不由的咽了一口口水,小腹中一团欲。火腾起。

  行乐当及时啊!

  凌臣淫。笑一声,一把抱起她,不顾美。妇人的惊呼与怒骂声,将她的双腿分开。

  他兴奋的微笑着,龟。头感觉到她玉门处温暖娇嫩的触感,双手抓紧她丰满的玉臀,腰部用力一顶,粗大的肉。棒破体而入,深入到紧闭的花径之中。

  柳于馨低低的哀叫了一声,泪水从她紧闭的双眼中奔流而下,现在进入她身体内的男人居然是自己的小叔叔,强烈的伦理感让她羞愧欲绝。她只能默默的流着泪,仿佛知道自己这样做,对不起自己的丈夫和女儿,就这样在这张木床上,她被一个比自己小了几岁的少年一次又一次的强暴。

  她给自己的丈夫戴上了绿帽子。

  凌臣抱紧她的成熟娇躯,兴奋的抽插着,肉。棒在她紧凑嫩穴中快速出入。

  温暖潮湿的花径紧紧的包容着他的肉。棒,一阵阵蜜汁从里面流出,浸染在肉。

  棒之上,抽动之时发出滋滋滋的润滑声。

  他温柔的抱着柳于馨,就这样欢快的奸。淫着她,肉。棒在她娇嫩的小。穴中飞快的抽插着,感受着她小。穴紧箍自己肉。棒的快乐滋味,腰部摇动的速度越来越快,眼看着就要达到兴奋的顶点,这一刻,柳于馨也是睁开了美丽的眼睛,面色潮红的看着他。

  下。体传来的剧烈快感让她忍不住低声呻宁了一声,但很快又矜持的咬住了嘴巴。目光从凌臣的脸庞微微向下移去,看着他洁白的裸。体,直到两个人紧密结合的地方,她美丽的眼睛霎时猛然闭上,就在刚刚,她看见了那根粗大的肉。

  棒在自己纯洁的花园中用力抽插。

  她的樱桃小嘴因为剧烈的快感时而张开,紧闭着眼睛,满脸都是羞愧和自责的表情。

  凌臣这时候也已经快到兴奋的终点,看到她张嘴欲叫,立即低头,用大嘴覆盖住了她的樱桃小口,舌头毫无顾忌的伸进她的口中,缠住了她的丁香小舌,放肆的吸吮着她口中的津液,腰部用力向前挺,肉。棒深入她的花径中,直抵到最深处,开始了猛烈的喷发。

  柳于馨用惊恐的眼神凝视着他的眼睛,这个小贼很粗鲁,完全不懂任何技巧,好像被欲望占领了脑袋,只知道横冲直撞。可是下。体传来的阵阵快感却是深深的出卖了她成熟的肉体,她想要尖叫,想要求救,想和这个败类拼了。可是小嘴却被凌臣牢牢吻住,让她只能绝望无助的感觉着那根又粗又热的东西深深的插进自己体内,滚烫的液体射进来还带着极高的速度,打在她的身体里面。

  每一波的精。液狂射都让柳于馨娇躯颤抖,羞愧抽搐着想要缩成一团,清澈的泪水从她的眼中流下。

  凌臣的虎躯剧烈颤抖着,手掌抓紧她浑圆滑腻的香臀美。乳,嘴里无意识的用力吸吮着,仿佛要吸尽她所有的香津一般,直到痉挛着在她纯洁无瑕的美体内射出最后一滴精。液,才瘫倒在她的身上急促的喘息着,脸埋在她的颈间,嗅着她身上诱人的熟女幽香。

  柳于馨悲伤无助的哭泣着,泪水打湿了她的长发,被这个少年要挟,她本能的想要反抗,只是懦弱的性格让她拉不下面皮。

  柳于馨悲痛的哭泣着,而凌臣却忍不住微笑起来,看着她梨花带雨般的美态,不禁让他被花径紧夹的肉。棒又一次膨胀起来,索性把她按在床上,将修长洁白的美妙长腿架在他的肩上,开始对这个泪美人进行又一轮的奸。淫。

  柳于馨一边哭,一边无意识的呻吟着,承受着他一次次的奸。淫,被他摆成各种姿势,从各个体位插入,而她却不反抗,只是一直哭泣,泪水已经将枕头都打湿了。

  拥抱着这个泪美人,凌臣兴致高昂的做了一次又一次,直到把最后一滴精。

  液榨干,才心满意足的躺下来抱着柳于馨,不过双手却仍玩弄着她丰满的美。乳,软绵绵的肉。棒依旧从后方插在她的娇嫩小。穴里面。

  柳于馨这时才有了反应,哭泣着要从床上爬起来,挣扎了几下,却因为娇躯被凌臣干得绵软无力,无法挣脱他强壮的臂膀,只能趴在床上哭泣。

  【完】